发条嘿

【安金】原来你可以变成人的啊?!

我,死了。(私自转载抱歉)

特:

☆安金


☆傻白甜,颜文字,ooc


☆不是每一只萨摩都叫安迷修(划掉)


☆我爱死这种笨蛋爱笨蛋的相处模式了www


  
  是这样的。
  安迷修呢,是一条狗。
  但它自然不是一条普通的狗。
  他,对,就是“他”是可以变成人的。
  
  虽然保留了用来卖萌和卖萌的动物耳朵与尾巴设定,但他总体上还是人形。
  
  这种变化也不是时时刻刻的,大概一天也就一会儿,所以没谁知道他还有这么奇特的设定,例如他的小主人——金,他就不知道。
  
  
  一开始他还因为这种设定而惊慌失措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
  这个设定还蛮好用的:)
  有很多事他都可以尝试了有没有。
  
  
  
  这是一个多云天气的清晨,空气凉丝丝的,灿烂的阳光因为云太多的缘故还没有透过窗户照进来,这时候,就需要他登场了!
  
  安·萨摩耶·迷修轻轻拍了拍那团被子。
  
  静——
  
  又轻轻拍了拍。
  
  静——
  
  安迷修感觉自己成八字形放置的两颗豆豆眼更加消沉了。
  
  qwq……
  起来啦……
  收起锋利的爪子,他的肉垫一点伤害力都没有,更何况还是这么轻的力道,估计连蚊子都压不扁。
  
  但他还是不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拍疼了小主人。
  
  (。ŏ_ŏ)ヾ你起来啦……
  
  似乎是金终于发觉了他的存在,翻了个身,那张圆圆的,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顿时和他贴得近,几乎是呼吸可闻的地步。
  可还没等他炸毛般的跳开,脖子就被搂住了。
  睡迷糊的金似乎是把他当成了抱枕,小脸一半都埋进了他脖子的毛毛里,痒痒的……
  owo)ヾ!……
  ⁄(⁄⁄•⁄ω⁄•⁄⁄)⁄!!!
  如果这是漫画,他现在应该是“嘭”一声炸成了个棕色的大绒毛球,红彤彤的那种。
  
  于是他就这么僵硬着身体站在床边,只有尾巴在啪嗒啪嗒的高速甩动表明主人的心情。
  
  好、好害羞!
  要不能呼吸了!o(*////▽////*)q
  
  过了一会儿,金似乎不满足于只搂着他的脖子,连脚也开始往他身上扒,整个身体都快掉出床上了,无奈,安迷修只好跟着上了床,安静的卧在金的身边,温顺的被他当成抱枕,尾巴不时地摇两下。
  
  “唔……安迷修……”金把脸埋进厚厚的毛毛里,睡得特别满足。
  
  ฅ(´•ω•`)ฅ!
  叫我?
  安迷修甩甩尾巴,低下脑袋——
  
  正巧和金亲了个正着。
  
  “……”
  
  世界都安静了。
  
  “……”
  
  还记得金在睡觉,于是想要大叫的安迷修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整个世界在安静的爆炸。
  是流星雨般的陨石撞地球那种爆炸法。
  
  哇啊啊啊啊啊——
  我天——
  我刚刚、刚刚——
  哇哇哇哇哇——
  天哪天哪天哪——
  
  他的心中“嗖嗖”地飞过这样的弹幕。
  
  
  金迷迷糊糊的感觉环绕着自己的毛绒绒的触感好像不见了,于是也逐渐清醒过来。
  
  ——睁眼就看到一张羞得通红的脸,镶在上面的一对水绿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越看脸越红,但就是固执地皱着眉忍耐盯着他看,嘴巴抿得很紧,嘴唇被挤压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但嘴角的地方又非得不要命的往上翘,整张嘴变成了一个“w”形。
  
  好可爱哦……
  金有种被萌到的感觉。
  
  下一秒才想起来什么……
  “你……是谁啊?!”
  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Σ(°Д°;不好!
  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形。
  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对策,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不能让金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干脆长臂一览,把他按进了自己的怀里。
  
  “咦诶诶诶?”被迫突然和同性的胸膛贴在一起,金有点懵,但潜意识觉得这样很舒服,所以也没有想着要挣扎推开什么的,反而下意识回抱了安迷修。
  
  安迷修身体一僵。
  不对啊这样不就贴得更近了吗……
  
  “你……”好久没说人话,他有点不习惯,“你能不能放开我……”
  
  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怎么说,不是你先抱住我的吗?”
  金表示不能理解。
  
  是哦……
  _∑(:3」∠)_
  “那……那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闭眼。”安迷修紧张得舌头都打结。
  
  “好啊。”金爽快的松手,爽快的闭眼,悄咪咪的把眼皮睁开了一条缝。
  他倒要看看是有什么猫腻。
  
  他俩一点也没察觉。
  对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陌生人双方都表现得不设防是多么诡异的事。
  
  金没能看到有什么猫腻,他的眼睛被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手轻柔的盖住了,力道很轻,他甩头就能摆脱,可他没这么做,下意识的,不想这么做。
  
  安迷修小心翼翼的动作着,就像他原型时做的那样,生怕伤了少年一星半点,这比暴露自己的身份要痛苦百倍。
  一只手捂住少年的眼睛,身体慢慢挪下床。
  慢慢的……
  慢慢的……
  ……
  
  趁其不备!
  跳窗!
  
  你完全不考虑对面邻居的想法呢安迷修。
  
  落在半空的时候安迷修就变回了原型,在草地上打了个滚就连忙爬起来躲进灌木丛里。
  
  果不其然,没几秒一个金色的脑袋就出现在了窗台,四下张望了好久,才失望的把脑袋缩回去。
  安迷修没动。
  没一会儿,那个金脑袋突然又冒出来,看到四周确实什么也没有,这才真的走了。
  
  安迷修飞快从灌木里撤出来,刚刚有根硬硬的树枝刺得他超难受。
  
  “安迷修——”金在叫他了。
  
  ฅ(*`ω´*)ฅ“汪!”
  我在这里——
  他顾不上那块有点疼的地方,一心赶往金的身边。
  
  
  
  自那以后,安迷修一直都很小心,于是金也就一直没见着那天的那个青年。
  
  “唉……”金抱着安迷修叹气,把脸埋进软软的毛里,“他到底在哪啊……”
  
  (。ŏxŏ)谁呀,你怎么抱着我还想别人……
  安迷修有点酸酸的,连尾巴也不摇了。
  
  奈何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发现这点。
  “那个男的……”
  
  (。ŏAŏ)!
  还是个男的!
  安迷修不高兴了,要有小情绪了。
  
  “他的眼睛真好看……”
  
  (。ŏ_ŏ)我的眼睛也很好看啊,你还夸过我!这么快就变心了!
  
  “哇啊!那天抱着我的家伙到底去哪了啊!”金一把抱住安迷修,郁闷地把头用力埋了进去。
  
  ・_・?诶
  ……
  -=≡(〃ノωノ)天哪是在说我(的人形)啊!
  顿时刚刚还酸得冒泡的某犬现在害羞得想跳下沙发绕着房子跑几圈。
  
  “汪?”回过神的时候他真的在跑圈了,金在后面一头雾水地追。
  
  “……”他停下来,捂住狗脸。
  丢老脸了。
  
  又过了几天,他就完全不感到害羞了,只感到了嫉妒,深深,深深的嫉妒。
  可恶哦,他的人形怎么这么好命,居然被他可爱的小主人惦记这么久,可恶可恶可恶——
  他郁闷地咬起了尾巴。
  
  “安迷修你还好吧?”金觉得这几天安迷修可能有点不太正常。
  
  安迷修停下动作,默默捂脸。
  唉,又丢脸了。
  
  
  
  又过了几天,安迷修感到了极大的危机,他的小主人今天已经想他那个该死的人形想到走路撞电线杆了。
  啊啊啊好想打自己(的人形)。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精分了。
  
  不行要想个对策。
  
  安迷修趴在草坪上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早上。
  
  金睁开眼,惊喜的发现他心心念念想了好久的人又出现在了他面前,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虽然脸还是很红不过已经好多了。
  
  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那个人就开口了:
  
  “你……你不要再想我了,我……”
  那个人似乎是挣扎着什么,脸上的表情纠结又不舍。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说完,他就把枕头盖在他脸上,等他拿下来的时候,人已经没影儿了。
  
  金急忙跑去窗台边,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床上,下意识抱着蹲在一边盯着他的安迷修。
  
  柔软的毛毛让他得到了些许安慰,但还是很难受。
  
  “怎么这样啊这个人……”
  金的眉毛皱得很厉害,看得安迷修的耳朵都拢拉下来了。
  
  不行,他更想打自己的人形了!
  
  安迷修今天也十分苦恼这个问题。
  
  
  
  金的走神更严重了。
  安迷修抱住金想往电线杆上走的脚,有点绝望。
  狗生艰难啊……
  
  回到家也不在经常抱着他了,有事没事还露出要哭的表情,气得他想回到过去暴打一顿那天趴草坪上晒太阳晒傻了的自己。
  没事想的什么缺德点子!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怎么后悔也没用。
  
  
  事情的转机在金又一次抱住他的时候。
  那天晚霞满天,秋高气爽,是一个……
  很适合告白的时间。
  
  “你说那个人怎么能这样……我还没告诉他”
  “我喜欢他呢……”
  金把脸埋进安迷修的脖子里,声音闷闷的。
  
  但清晰的传进了安迷修的耳朵里。
  那一刻,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耳朵幻听。
  反正他是听到了百花齐放还带烟花特效的声音。
  
  
  金就眼睁睁看着自家狗变成了一个红着脸的大老爷们,傻在原地。
  
  “我也、我也好喜欢你!我的主人!”安迷修特别高兴,抱住他软软小小的主人兴奋得就想舔那张他喜欢了好久的脸蛋。
  
  “你你,你,你你你……”金结巴了半天,“安迷修?!”
  
  “是啊!”安迷修还在兴奋状态中。
  
  “你……”
  “你!”
  “我想你想了这么久!你居然就看着!”
  金特别生气。
  
  “我……”兴奋得不能自已的某犬一下子就僵住了。
  
  “我才不喜欢你!”
  
  “(*꒦ິ⌓꒦ີ)啊?什么?”安迷修瞬间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想变回原型卖个萌,结果……
  “我……我变不回去了……”
  唯一能让主人念念不忘的毛毛也没有了qwq……
  他每天都要认真打理好久的汪呜qwq……
  
  金看着高大的犬耳青年委屈的缩成一团,连尾巴都贴在身上的样子就像看到了之前那只大狗,什么都向着他,连叫他起床都舍不得用劲儿,心一软,就原谅了他。
  他揉了揉那对塌下去的飞机耳,环住安迷修的脖子:“乖啦,没事的,我还是喜欢你。”
  
  “诶(*꒦ິ⌓꒦ີ)……”
  
  “我才不是因为你抱着舒服就这么喜欢你呢……”其实是有一点这个原因。
  
  “ฅ(´•ω•`)ฅ?”
  
  “我啊……这个人比较大大咧咧,所以经常受伤。”
  “直到你来到我身边,我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受这样那样的伤了。”
  “安迷修。”
  “我……超喜欢你的。(*´・v・)/”
  
  “……”
  “QxQ我……”
  “我也超爱你的——ฅ(*`ω´*)ฅ≡=-”
  
  “等下别压上来!”
  “你太沉了啊——”
  
  
  end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