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嘿

安金=雷金=嘉金=瑞金≥all金

【安金】原来你可以变成人的啊?!

我,死了。(私自转载抱歉)

特:

☆安金


☆傻白甜,颜文字,ooc


☆不是每一只萨摩都叫安迷修(划掉)


☆我爱死这种笨蛋爱笨蛋的相处模式了www


  
  是这样的。
  安迷修呢,是一条狗。
  但它自然不是一条普通的狗。
  他,对,就是“他”是可以变成人的。
  
  虽然保留了用来卖萌和卖萌的动物耳朵与尾巴设定,但他总体上还是人形。
  
  这种变化也不是时时刻刻的,大概一天也就一会儿,所以没谁知道他还有这么奇特的设定,例如他的小主人——金,他就不知道。
  
  
  一开始他还因为这种设定而惊慌失措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
  这个设定还蛮好用的:)
  有很多事他都可以尝试了有没有。
  
  
  
  这是一个多云天气的清晨,空气凉丝丝的,灿烂的阳光因为云太多的缘故还没有透过窗户照进来,这时候,就需要他登场了!
  
  安·萨摩耶·迷修轻轻拍了拍那团被子。
  
  静——
  
  又轻轻拍了拍。
  
  静——
  
  安迷修感觉自己成八字形放置的两颗豆豆眼更加消沉了。
  
  qwq……
  起来啦……
  收起锋利的爪子,他的肉垫一点伤害力都没有,更何况还是这么轻的力道,估计连蚊子都压不扁。
  
  但他还是不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拍疼了小主人。
  
  (。ŏ_ŏ)ヾ你起来啦……
  
  似乎是金终于发觉了他的存在,翻了个身,那张圆圆的,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顿时和他贴得近,几乎是呼吸可闻的地步。
  可还没等他炸毛般的跳开,脖子就被搂住了。
  睡迷糊的金似乎是把他当成了抱枕,小脸一半都埋进了他脖子的毛毛里,痒痒的……
  owo)ヾ!……
  ⁄(⁄⁄•⁄ω⁄•⁄⁄)⁄!!!
  如果这是漫画,他现在应该是“嘭”一声炸成了个棕色的大绒毛球,红彤彤的那种。
  
  于是他就这么僵硬着身体站在床边,只有尾巴在啪嗒啪嗒的高速甩动表明主人的心情。
  
  好、好害羞!
  要不能呼吸了!o(*////▽////*)q
  
  过了一会儿,金似乎不满足于只搂着他的脖子,连脚也开始往他身上扒,整个身体都快掉出床上了,无奈,安迷修只好跟着上了床,安静的卧在金的身边,温顺的被他当成抱枕,尾巴不时地摇两下。
  
  “唔……安迷修……”金把脸埋进厚厚的毛毛里,睡得特别满足。
  
  ฅ(´•ω•`)ฅ!
  叫我?
  安迷修甩甩尾巴,低下脑袋——
  
  正巧和金亲了个正着。
  
  “……”
  
  世界都安静了。
  
  “……”
  
  还记得金在睡觉,于是想要大叫的安迷修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整个世界在安静的爆炸。
  是流星雨般的陨石撞地球那种爆炸法。
  
  哇啊啊啊啊啊——
  我天——
  我刚刚、刚刚——
  哇哇哇哇哇——
  天哪天哪天哪——
  
  他的心中“嗖嗖”地飞过这样的弹幕。
  
  
  金迷迷糊糊的感觉环绕着自己的毛绒绒的触感好像不见了,于是也逐渐清醒过来。
  
  ——睁眼就看到一张羞得通红的脸,镶在上面的一对水绿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越看脸越红,但就是固执地皱着眉忍耐盯着他看,嘴巴抿得很紧,嘴唇被挤压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但嘴角的地方又非得不要命的往上翘,整张嘴变成了一个“w”形。
  
  好可爱哦……
  金有种被萌到的感觉。
  
  下一秒才想起来什么……
  “你……是谁啊?!”
  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Σ(°Д°;不好!
  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形。
  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对策,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不能让金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干脆长臂一览,把他按进了自己的怀里。
  
  “咦诶诶诶?”被迫突然和同性的胸膛贴在一起,金有点懵,但潜意识觉得这样很舒服,所以也没有想着要挣扎推开什么的,反而下意识回抱了安迷修。
  
  安迷修身体一僵。
  不对啊这样不就贴得更近了吗……
  
  “你……”好久没说人话,他有点不习惯,“你能不能放开我……”
  
  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怎么说,不是你先抱住我的吗?”
  金表示不能理解。
  
  是哦……
  _∑(:3」∠)_
  “那……那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闭眼。”安迷修紧张得舌头都打结。
  
  “好啊。”金爽快的松手,爽快的闭眼,悄咪咪的把眼皮睁开了一条缝。
  他倒要看看是有什么猫腻。
  
  他俩一点也没察觉。
  对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陌生人双方都表现得不设防是多么诡异的事。
  
  金没能看到有什么猫腻,他的眼睛被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手轻柔的盖住了,力道很轻,他甩头就能摆脱,可他没这么做,下意识的,不想这么做。
  
  安迷修小心翼翼的动作着,就像他原型时做的那样,生怕伤了少年一星半点,这比暴露自己的身份要痛苦百倍。
  一只手捂住少年的眼睛,身体慢慢挪下床。
  慢慢的……
  慢慢的……
  ……
  
  趁其不备!
  跳窗!
  
  你完全不考虑对面邻居的想法呢安迷修。
  
  落在半空的时候安迷修就变回了原型,在草地上打了个滚就连忙爬起来躲进灌木丛里。
  
  果不其然,没几秒一个金色的脑袋就出现在了窗台,四下张望了好久,才失望的把脑袋缩回去。
  安迷修没动。
  没一会儿,那个金脑袋突然又冒出来,看到四周确实什么也没有,这才真的走了。
  
  安迷修飞快从灌木里撤出来,刚刚有根硬硬的树枝刺得他超难受。
  
  “安迷修——”金在叫他了。
  
  ฅ(*`ω´*)ฅ“汪!”
  我在这里——
  他顾不上那块有点疼的地方,一心赶往金的身边。
  
  
  
  自那以后,安迷修一直都很小心,于是金也就一直没见着那天的那个青年。
  
  “唉……”金抱着安迷修叹气,把脸埋进软软的毛里,“他到底在哪啊……”
  
  (。ŏxŏ)谁呀,你怎么抱着我还想别人……
  安迷修有点酸酸的,连尾巴也不摇了。
  
  奈何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发现这点。
  “那个男的……”
  
  (。ŏAŏ)!
  还是个男的!
  安迷修不高兴了,要有小情绪了。
  
  “他的眼睛真好看……”
  
  (。ŏ_ŏ)我的眼睛也很好看啊,你还夸过我!这么快就变心了!
  
  “哇啊!那天抱着我的家伙到底去哪了啊!”金一把抱住安迷修,郁闷地把头用力埋了进去。
  
  ・_・?诶
  ……
  -=≡(〃ノωノ)天哪是在说我(的人形)啊!
  顿时刚刚还酸得冒泡的某犬现在害羞得想跳下沙发绕着房子跑几圈。
  
  “汪?”回过神的时候他真的在跑圈了,金在后面一头雾水地追。
  
  “……”他停下来,捂住狗脸。
  丢老脸了。
  
  又过了几天,他就完全不感到害羞了,只感到了嫉妒,深深,深深的嫉妒。
  可恶哦,他的人形怎么这么好命,居然被他可爱的小主人惦记这么久,可恶可恶可恶——
  他郁闷地咬起了尾巴。
  
  “安迷修你还好吧?”金觉得这几天安迷修可能有点不太正常。
  
  安迷修停下动作,默默捂脸。
  唉,又丢脸了。
  
  
  
  又过了几天,安迷修感到了极大的危机,他的小主人今天已经想他那个该死的人形想到走路撞电线杆了。
  啊啊啊好想打自己(的人形)。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精分了。
  
  不行要想个对策。
  
  安迷修趴在草坪上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早上。
  
  金睁开眼,惊喜的发现他心心念念想了好久的人又出现在了他面前,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虽然脸还是很红不过已经好多了。
  
  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那个人就开口了:
  
  “你……你不要再想我了,我……”
  那个人似乎是挣扎着什么,脸上的表情纠结又不舍。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说完,他就把枕头盖在他脸上,等他拿下来的时候,人已经没影儿了。
  
  金急忙跑去窗台边,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床上,下意识抱着蹲在一边盯着他的安迷修。
  
  柔软的毛毛让他得到了些许安慰,但还是很难受。
  
  “怎么这样啊这个人……”
  金的眉毛皱得很厉害,看得安迷修的耳朵都拢拉下来了。
  
  不行,他更想打自己的人形了!
  
  安迷修今天也十分苦恼这个问题。
  
  
  
  金的走神更严重了。
  安迷修抱住金想往电线杆上走的脚,有点绝望。
  狗生艰难啊……
  
  回到家也不在经常抱着他了,有事没事还露出要哭的表情,气得他想回到过去暴打一顿那天趴草坪上晒太阳晒傻了的自己。
  没事想的什么缺德点子!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怎么后悔也没用。
  
  
  事情的转机在金又一次抱住他的时候。
  那天晚霞满天,秋高气爽,是一个……
  很适合告白的时间。
  
  “你说那个人怎么能这样……我还没告诉他”
  “我喜欢他呢……”
  金把脸埋进安迷修的脖子里,声音闷闷的。
  
  但清晰的传进了安迷修的耳朵里。
  那一刻,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耳朵幻听。
  反正他是听到了百花齐放还带烟花特效的声音。
  
  
  金就眼睁睁看着自家狗变成了一个红着脸的大老爷们,傻在原地。
  
  “我也、我也好喜欢你!我的主人!”安迷修特别高兴,抱住他软软小小的主人兴奋得就想舔那张他喜欢了好久的脸蛋。
  
  “你你,你,你你你……”金结巴了半天,“安迷修?!”
  
  “是啊!”安迷修还在兴奋状态中。
  
  “你……”
  “你!”
  “我想你想了这么久!你居然就看着!”
  金特别生气。
  
  “我……”兴奋得不能自已的某犬一下子就僵住了。
  
  “我才不喜欢你!”
  
  “(*꒦ິ⌓꒦ີ)啊?什么?”安迷修瞬间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想变回原型卖个萌,结果……
  “我……我变不回去了……”
  唯一能让主人念念不忘的毛毛也没有了qwq……
  他每天都要认真打理好久的汪呜qwq……
  
  金看着高大的犬耳青年委屈的缩成一团,连尾巴都贴在身上的样子就像看到了之前那只大狗,什么都向着他,连叫他起床都舍不得用劲儿,心一软,就原谅了他。
  他揉了揉那对塌下去的飞机耳,环住安迷修的脖子:“乖啦,没事的,我还是喜欢你。”
  
  “诶(*꒦ິ⌓꒦ີ)……”
  
  “我才不是因为你抱着舒服就这么喜欢你呢……”其实是有一点这个原因。
  
  “ฅ(´•ω•`)ฅ?”
  
  “我啊……这个人比较大大咧咧,所以经常受伤。”
  “直到你来到我身边,我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受这样那样的伤了。”
  “安迷修。”
  “我……超喜欢你的。(*´・v・)/”
  
  “……”
  “QxQ我……”
  “我也超爱你的——ฅ(*`ω´*)ฅ≡=-”
  
  “等下别压上来!”
  “你太沉了啊——”
  
  
  end

【安金】你为什么不肯和我亲亲?!

啊啊啊啊啊啊悄悄上lof!!!!安金啊安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死了!!!!!!!安金就是世界的宝物呜呜呜呜呜(私自转载了果咩)

特:

☆安金


☆傻白甜恋爱,ooc文笔


☆最后王子和骑士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划掉)




  
  从前,有一个国家。
  国家里,有一个王子。
  王子身边,有一个忠诚的骑士。
  忠诚的骑士什么都愿意为王子做。
  除了——
  
  “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亲亲?!”少年软软的脸蛋因为被推拒而被挤得有点变形,就是如此,他还是不屈不挠地大声问。
  
  青年无奈地放下手,任由少年抱住自己:“这是对喜欢的人才能做的啊。”
  
  “我就是很喜欢你啊。”
  “不是您的那种喜欢。”
  “那是哪种,难道喜欢也分好坏吗?我的是坏的喜欢吗?”少年顿觉委屈。
  青年哭笑不得:“不是,您的喜欢怎么会是坏的呢,这对我来说可是宝物,只是它的确是分类的,您的对我的那种喜欢是不能……是不能这样的。”要说到那个词的时候,青年也忍不住脸热了一下。
  
  什么啊……
  少年气鼓鼓,光是这样的解释他可不会接受。
  “可是其他人都不会拒绝我的啊!”
  
  听到这句话,安迷修的脑子一白,抓住金的肩膀问:“您和其他人……”“痛!松开,好痛!”
  
  金的痛呼打断了他的话,一瞬间被某种酸涩情绪胀满的脑子这才清醒一点,他连忙松开手:“十分抱歉,有哪里伤到了吗?”
  “要你管!就知道管我!你什么都不知道!!”金推开他,踢了他一脚,跑掉了。
  
  那一脚不痛,少年的力气很小,伤不到常年坚持着锻炼的骑士,只是干净制服上的那块灰,就像印在他心里一样。
  
  
  “唉……”
  如果少年真的是以那种,那种恋人的喜欢对他,他当然是愿意的,可是那又怎么可能呢,他又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依赖罢了。
  喜欢上自己的主人就已经够背德了,再如果卑鄙的将那种不是爱的感情引导向自己希望的方向,他的信条就要彻底被崩坏了。
  
  金是他少年时期就跟随着的主人,那时候金还只是小小的一只,路有时候都走不稳,却在一干精神抖擞的骑士里挑选了他这个失败者,后来问他理由他说已经忘记了,但无论如何,也是他救了他,他当时是马上要被赶去做奴隶的,已经心灰意冷了,被那只白嫩的食指点中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狼狈的从人群里跌跌撞撞地跑出来。
  单膝跪在地上的他看着坐在精致座位上的金还是可以平视的,于是他看到了海洋。
  看到了天使朝他微笑,向他伸出了手——
  
  
  回忆结束。
  他垂头看自己的手,这手握得住剑,推不开他。
  
  ——那也不能。
  ——那也不能。
  
  他握紧那只手。
  
  
  
  那一边,金一个人坐在房间的阳台上。
  这个房间的窗户只有一个,只要关上了它房间里就会一片黑暗,但这个窗户很大,只要打开了它整间屋子都会是亮堂的。金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坐在低矮的阳台上,他抬头可以看见透亮的蓝天,低头可以看见广袤的大地……和在下面守护着他的骑士。
  
  现在,骑士不在下面。
  他被自己扔在庭院里了。
  
  
  其实他一开始选择安迷修并不是什么偶然,他之前就见过他,在某次出行,他在坚实而华丽的马车里,扶着车窗的窗沿,脑袋顶开一点帘子,悄悄的向外瞧。
  
  那时马车正穿梭在街巷,他看到了好多跑过去的孩子,心里有点向往,但他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出去的,会……有危险。
  那时王国里的形势并不好,姐姐是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他作为她唯一的软肋,被针对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就算是那一次,他也是软磨硬泡才让姐姐勉强点了头。
  
  突然,他看到几个孩子,围着个男孩猛打,男孩被打得蜷在地上,一声不吭。
  他叫停了马车,指挥着随行的人赶走了那帮孩子,过了会,男孩艰难的坐起身,露出了身下的一只瘸腿杂毛小狗,他坐在地上,看向金这边。
  金从帘子露出的缝隙中看到了男孩正看着这边,连忙把头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听见外面没动静,又悄悄的掀开小小的一条缝去看。
  一瘸一拐的男孩和一瘸一拐的小狗向他这边走过来,离这马车还有两米的距离的时候被士兵拦住了。男孩伸头看被帘子遮在后面的他:
  “谢谢你!大人!”
  “汪呜——”
  因为男孩的走进他又放下了帘子,然后听到了两个响亮的声音。
  
  后来他离开了那里,并没有来得及再看一眼男孩的模样,只模糊记得他抬头的时候那个坚毅的眼神,距离隔了那么远他都看得见。
  水绿的眼睛里尽是不屈。
  
  所以,他隔了这么久也没忘,在一干骑士里一眼就看到了他。
  就算被挡在这么多成年人后,他依然坚定的挺直自己的腰,努力散发他自己的光芒,晃得他眼花,晃得他将心都递了出去。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对安迷修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只是那个固执的骑士他不相信。
  就算再怎么说也无法被接收,这根本就是传达不到的感情啊。
  
  他低头看着安迷修常站立的地方。
  就算是王子,也没法要求别人喜欢自己,所以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向他献上的,只有忠诚而已。
  
  
  “……”
  “!”有人站在他身后!
  他只感到身上寒毛顿起,头也没回就纵身向外一跃,面朝屋内的他看到了窗口递出的刀尖。
  这个屋子位于二楼,所以在他高呼“救命”的同时也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疼痛从后背处炸裂开来,他眼前一黑,意识中断了。
  
  
  
  短暂的昏迷后他被安迷修唤醒,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怎么……”他还记得之前的事。
  
  “有人扮成仆人混进了宫殿,已经被抓住了。”安迷修握住他的手,“非常抱歉,是我的疏忽……请您责罚。”
  说到后面,金才发现他一直是跪在床边的。
  
  “你先起来。”金说。
  
  “请您责罚。”
  
  “你起来啊。”
  
  “请您责罚。”
  
  “……那也有我的错,我不怪你,你起来。”
  
  “……请您责罚。”
  
  “……………………你起来我就罚你。”见鬼了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固执。
  
  安迷修一声不吭的站起来。
  
  金想了想说:“你俯下身,这样子我够不着。”
  
  是想揍他吗?
  安迷修这样想着,顺从的俯身。
  
  “嘿嘿~”伴随着少年狡猾的笑声,一直紧抿着嘴唇被两片柔软碰到了,只是一瞬。
  勉强撑起来的少年又跌回了柔软的床铺,痛得龇牙咧嘴还冲他得意的笑。
  
  刚准备拒绝的安迷修一下子失言了,他捂着嘴,从脸颊开始,这张脸都变得通红,连耳朵尖都是红的。
  由于被手挡住脸,金只能看见安迷修那如同秋夜深谭般的眼睛,像极了某种肉食性动物。
  
  他瑟缩了一下,但又有种隐隐的期待,这种期待促使他说了一些他本不会说的话。
  
  例如他曾经遇见过安迷修,例如他对于他的看法,例如……
  
  “我喜欢你。”
  “就是喜欢你,只喜欢你。”
  “就是那种喜欢,我确认。”
  “我……爱你。”
  
  本来安迷修已经被金这一大段话砸得有点恍惚了,而听到最后几句的时候却一下子回神。
  那种被巨大的幸运击中的感觉,让平时冷静的他都忍不住有点飘飘然了。
  
  结果说完了这些话后,少年就毫不犹豫的(装)晕过去了。
  
  安迷修平生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心堵。
  “我……”他张了张嘴。
  
  “我……”他再次俯下身,把那几个字含在嘴里送进了少年微张着的嘴中。
  “——————”
  
  然后他就又看到应该是昏过去的人脸飞快红了起来,就这样还耿直地不睁眼企图蒙混过关。
  
  闭着眼的金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如鼓,他一点都没奢望对方能给予他什么正面的回应,结果……结果,本来没有昏的他现在都有点眼冒金星了。
  接着,他感到了床铺的震动,以及一个温热的呼吸的接近:
  “难道说只有王子的吻才能吻醒你吗,骑士的就不行?”
  声音听起来有点伤心。
  
  金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像他当年悄悄的掀开帘子,想去看看那个少年的样子。
  
  ——入眼的还是那双水绿的眼睛,里面坚定仍在,只不过这么近的距离,他能看到那眼睛里还有一个小小的他。
  之前都离得太远啦,所以他看不到。
  
  安迷修一直看着金,所以金小小的睁开眼睛的那点小动作他也看得一清二楚,只笑着看他。
  
  “怎么会呢,这个王子,只为你一人睁眼啊……”
  湛蓝的眼睛亮得惊人,安迷修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金把眼睛完全睁开才发现现在的处境好像……有点微妙?安迷修肘部撑在他的耳边,整个上半身都几乎和他贴上,没真的压上他猜大概是他背后有伤。
  “诶?诶诶?”安迷修的脸越贴越近,金不由发出疑惑的声音。
  
  “我可以……亲亲您吗?”青年的声音又低又慢,愣是让已经面红耳赤的金连话都说不清了。
  “可以吗……?”他们的嘴唇已经微微碰在了一起,金可以从嘴唇处感到些微的摩擦,如同电流穿过那里。
  
  他下意识舔了一下酥麻的嘴唇,而他们已经离得这么近,所以这舔一下,其实也舔到了对方的。
  
  安迷修动作顿了一下,随机笑开。
  “您答应了……”
  
  
  这个亲亲和金之前见过的都不一样,它那么漫长,那么让人……情难自禁。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到自己的呼吸。
  
  “您没和其他人这样亲过?”安迷修突然想起了点什么。
  “没有啊,书上说只能亲自己喜欢的人呢。”
  “那您之前……”
  “他们愿意我不愿意啊。”
  
  “……”
  “好吧。”安迷修有点无奈,不过在这主人面前,他总是无奈的。
  不过,他也愿意。
  
  “安迷修。”
  
  “怎么?”
  
  金有点害羞。
  “能……再来一次吗?”
  
  “?”
  
  “那个……亲亲……”
  
  “当然,没问题……”安迷修俯身。
  
  
   
  从前,有一个国家。
  国家里,有一个王子。
  王子身边,有一个忠诚的骑士。
  忠诚的骑士什么都愿意为王子做。
  因为,骑士深爱着他的王子。


end

喜欢的东西太多了每一条都想评论然而时间太紧了只能推荐推荐啥的我真的想哭。)我要好好学习然后回归(吧)

断网长弧啦。)大概期末考好了才能回来。))等我回来吧(←没人等你哦。)

忍住啊安哥。。。啊算了忍不住就上了吧(你)

认认真真去画的作品没人喜欢啊。

发现一只穿着雷狮衣服的金⭐(私心雷金tag。))

【恶党,一个也别想进入金的比赛会场!】←就是想看这样的安哥而已 。520快乐 以及纸被我糊烂了。)